网站首页  |   |   |   |   |   |   |   |   | 
 
  美文游记
  在线咨询
  常见问题
  领导信箱
  投诉建议
  应急常识
 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页 > 互动天地 > 美文游记  正文
【散文】水墨严台
作者: 石红许     发布日期: 2017-04-27 09:58:34    来源:美文茶座

    大地挥毫泼墨,或浓或淡,浮梁,当属浓墨重彩的一笔。浮梁,大水中飘浮来的一截木梁,“以溪水时泛,民多伐木为梁也”。浮梁,莽莽原始次森林掩映下的一座古县。
    在历史长河里,浮梁一直隶属鄱阳郡(县)、饶州府。因此,鄱阳人看浮梁,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错觉,也包括我。
    事实上,至少我对浮梁的理解是浅薄的,基本只停留在复述五品县衙的层面上。去浮梁次数多了,就会不断修正自己固有的认知,就想不断深入这个一度被忽视了的赣北古县。
    雨纷纷的暮春时节,天气转暖,大地明朗,原野日渐丰满,江南迎来一年中最舒适的一段日子。再次走进浮梁,我不再只想探秘瓷之源头,不再只想在唐诗里揉搓茶叶,那一个个古村落就足够以泡工夫红茶的方式慢慢去体味,沧溪、鹅湖、经公桥、洪源、英溪、瑶里、前程、严台……散落在浮梁大地上,令人探幽,去倾听岁月的回音。遇见严台,是在一纸宣传册页上,严格地说,是一座廊桥深深吸引了我,让我记住了严台。
    严台,读音上高度贴近“砚台”,那严台的廊桥是砚台研磨出的水墨画图吗?古朴的严台在一个不经意的春日款款来到我的眼前,在茶叶的芳香里弥散开来,严台四面环山,云遮雾绕,中间一狭长河谷,呈东西走向,一条溪流从深山流出,蜿蜒流经村庄,曰严溪。诗意地架在严溪上的“富春桥”,四周都是高大的树木,古樟树、枫杨树、水杉……默默地守护着廊桥。留不住溪水,就留住自己的脚步,来回蹀躞,似乎要度量出单孔廊桥的岁月印痕,沿山的一条石板路一边通往田园,一边连接从明清走来的小村。在山边的菜园里,我发现开着白花的萝卜,折断一根茎秆剥皮吃,重温儿时脆脆嫩嫩的野趣,品味严台暗香幽然的春意。

    谷雨季节,坐在廊桥上,与严台人聊天,还是绕不开茶叶话题,一如有文化的浮梁人是绕不开饶州情结的,走进严台弄弄巷巷,最引人注目的是采茶、制茶、售茶景象,尤其是天祥茶号红了一百多年,严台人不无自豪,当年上海滩多少人以品“浮红”论身价。严台人的茶叶情怀源远流长,是这里的山清水秀孕育了一爿神奇的树叶,从1915年的巴拿马走向世界。村东头,几棵挂牌编号的枫杨树,满身蓬勃着翠绿的新叶,微风轻拂,生机焕发,哗啦啦欢唱“浮红”之歌,往里走三十来分钟就是“浮梁茶”一级原产地保护区,枫杨树旁边有一栋不算太老的青砖灰瓦房屋,像极了小时候司空见惯的公社、大队部,抑或国营厂房、合作社,已修葺一新,彩旗猎猎,红灯笼高挂,是天祥茶号纪念馆,浓缩了浮梁红茶走过的辉煌历程,在红底白字“传承匠心,坚守荣耀”横幅的召唤下,顾不上细看溪边的老油榨坊、蹬步石桥、老木桥,越过黄灿灿的油菜花、粉红紫红的红花草,我信步走去,在这里,我喝到了纯正的“浮红”,茶汤色泽透明、金黄泛红,一缕一缕醇香细细滑入喉咙,与我喜爱的铅山“河红”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    古村严台历史悠久,口口相传乃起源于东汉光武年间,名士庄光在此隐居,因避讳而易名严子陵,遂衍生出严溪、严台地名。后严氏迁徙陕西,婺源江氏迁至,村里还保留了古老的宗祠遗址“世隆堂”等。严台,莫不真与严子陵有关乎,那钓台莫不就是富春桥,“钓台碧云中,邈于苍山对”(李白诗句),很是切合严台的水口地理环境。即便是很有可能被人当作山寨版的笑柄,也要不留遗憾告诉世人:严台,曾是严子陵钓台。浮梁地方文史专家负责任地说,这当然还有待考究,还缺乏铁证。

    就在我等非常投入地探讨、纠结严台与严子陵的关系时,同行人中腿长的早把严台深深浅浅的弄道走了个遍,并以第一眼光发布见闻,刷手机朋友圈。严台古村,明清古建筑群,布局巧妙、合理,茶叶繁荣的产物,墙缝里都藏夹着袅袅不绝的茶香。我幡然醒悟,严台,俨然是茶叶的故乡,茶叶的舞台。走进严台,不谈钓台可以,想不论茶好难。在女主人有条不紊的推介下,我买了一包新茶回来,不啻于买回了严台的一杯清新,此后有一段时日,“前月浮梁买茶去”便成为挂在我口头最多的半句诗,从春天绵延到夏天。
    严台,想必是砚台研磨出的水墨画图。我总是偏执地这样想,眼前便幻化出一个水墨严台,渐渐漫漶成一座廊桥、一片茶叶、一条沧桑溪流。

 
Copyright @ 2011 www.szfcw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赣ICP备09009367号
未经书面允许不得转载信息内容、建立镜像 建议IE5.5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
设计制作:景德镇网新媒体有限公司